史話》驅逐艦站𦨭之禮(劉良升)

史話》驅逐艦站𦨭之禮(劉良升)

慶陽艦行「站𦨭」之禮(照片:作者劉良升供)

在我服務於海軍艦隊的兩年役期之間,與自慶陽軍艦調入本單位的機械下士郭崇銘兄相處極爲融洽。郭兄不但在慶陽艦靠泊時兩度帶我登艦「私人」參訪,他臨退伍前還贈送了我一張慶陽艦行「站𦨭」之禮的彩色照片,我細心保存至今。

話說中華民國海軍在抗日戰爭期間,主力全部退守長江水域,8年戰事結束時,海軍實力可說是近乎全軍覆沒的慘狀。所幸在戰後海軍接受了不少美國,英國的贈援,和日本賠償的軍艦,並以在美國受訓1年多的近1千名海軍官兵爲主幹,篳路藍縷建立了當年除卻美、英、法盤踞亞洲的列強以外,在東亞稱雄第一的新海軍。

當我在海軍活躍的1980、1990年代之交,雖然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軍力已超越且進入世界前列,但是中華民國海軍憑藉着24艘「陽字號」驅逐艦的堅強戰力,仍然睥睨還未崛起的人民解放軍海軍當時擁有的16艘051型旅大級驅逐艦,在臺灣海峽默默守護着2300萬同胞的安全。

總裁 小說

慶陽艦屬於美國製造的佛萊徹級驅逐艦,原爲美國海軍在1943年成軍的梅蘭利號驅逐艦,她曾參與沖繩島戰役及越南戰事。1971年她加入中華民國海軍的陽字號驅逐艦序列,以甘肅省慶陽縣爲名,且最後的軍艦舷號爲909。

在我登艦參觀時,當時近五十知天命歲數的慶陽艦,經歷了「換心」和「拉皮整容」的升級,不但早已裝備了中山科學研究院自行研製的武進一號武器控制系統及各型雷達外,原先在二戰時期裝配的五門單管五寸主艦炮,除了保留艦艏和艦艉的兩門外,自艏到艉依次換裝了76毫米快炮,海欉樹海對空(Sea Chaparral)導彈,雄風一型海對海導彈(照片上所示爲雄風一型導彈,筆者登艦時已親睹雄風二型導彈的空發射架安裝,作爲試射驗證之用),再加上左右兩舷的魚雷和干擾火箭等。因此儘管因艦體較爲狹小之故,慶陽艦和她的姐妹們安陽艦,昆陽艦,貴陽艦都沒有改裝後的直升機飛行甲板,不過走過這般「舊瓶裝新酒」的打理,真是把她打造成一隻海面「鬥雞」了。

而這張「站𦨭」之照,據郭兄所述,則是先前十月分國慶日前,李登輝先生蒞臨左營軍港外海校閱海軍艦隊時,慶陽艦官兵身着夏季白色海軍常服,列隊右弦致敬的英姿。

老婆婆的魔法少女养成日记

只可惜在無情歲月巨輪的運轉下,慶陽艦於1999年功成身退,未幾,她化作人工魚礁繼續看護着臺海安全。

警察节前夕探视殉职警家属 黄明昭:精进执勤安全方案2.0

這張驅逐艦站𦨭之照,更見證了郭兄和我的堅實友誼和患難同袍之情,也在此祝願郭兄及家人一切均安。

(作者現居美國德州休斯頓市)

【劉良升專欄每週二刊出】

◎史話歡迎讀者投稿,針對兩岸關注之歷史事實或人物撰文,體例不限,舉凡傳記、論文、散文、書信、日記,撫今追昔之訪談紀錄或自述回憶等。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主旨註明「史話投稿」,請附姓名與專業背景或居住地。本版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僅刊載於中時電子報。

精刚 后市行情点火

美商务部认定大陆太阳能板违法逃税 限制进口面临挑战

新北再增3旗舰型幼儿园 预计2024年完工